电子试玩>正文

硬科技企业构筑护城河


硬科技是需要长期研发投入、持续积累才能形成的原创技术,具有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,难以被复制和模仿。硬科技的基础组成部分,如芯片、新材料等领域,需要投入难以估量的资源才能抢占先机。成都新经济企业深知其重要性,积极参与构筑硬科技底层实力。

电子信息产业上游的集成电路,科技含量高、市场潜力大,且关乎国计民生,是成都发展新经济的一大重点。在这一领域中,成都有一定基础,拥有不少优秀项目,如锐成芯微、精位科技等。而在作为硬科技基础的材料科学中,成都也有像易态科技这样产品被列入《国家十三五新材料产业发展指南》的优秀项目。


锐成芯微


成都锐成芯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,总部设于成都高新区,在美国硅谷、中国台湾新竹、日本、上海等地设有研发中心和分支机构,是中国规模领先、产品线完整的超低功耗物联网模拟IP供应商。

锐成芯微创始人向建军拥有二十多年集成电路设计经验,创业之初就瞄准了低功耗IP设计方向:“八年前讲低功耗的故事,在很多人听来就像个笑话。研发芯片IP耗资巨大,甚至有人建议我马上关掉公司,说这样至少可以保住半套房子。”

2016年,锐成芯微在没有政府协助和资本支持的情况下,整合了美国嵌入式存储器IP供应商Chip Memory Technology(CMT),拥有了在CMOS逻辑工艺上的嵌入式存储器技术,实现国内唯一拥有该技术的自主知识产权,同时也是全球唯一在逻辑工艺实现汽车电子最高等级Grade0标准的嵌入式存储器。公司手握在物联网市场潜力巨大的低功耗和存储器量大领域的IP技术,旗下的集成电路孵化器芯空间,更是孵化出了在2018年1 月获得千万投资、估值过亿的芯片设计公司。2017年开始,公司做成开放式平台,帮助四家成都芯片公司成功将其IP推荐给国内和国际知名芯片企业。毋庸置疑,锐成芯微已经成为了助推成都本土芯片设计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。

锐成芯微现有员工近百人,70%以上为研发人员,硕士及以上学历约占40%,其中博士4人。作为一家技术型公司,锐成芯微高度重视技术创新和自主知识产权保护,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成电路IP达400多个,已经申报170多项专利,其中包含3项PCT、14件涉外专利、94项发明专利和60项实用新型专利。

在向建军这位过来人看来,集成电路创业很困难,需要具备一系列前提条件。首先这一领域的创业者要具备相关背景,要有做芯片的技术与能力;第二,靠谱团队不可少,芯片研发周期比较长,团队还要能长期支持创业者;第三,集成电路开发很烧钱,一系列的设计工具、测试环境,还有IP,都要花大价钱购买。

“锐成芯微有EDA工具、有服务器、有完备的测试设备、有丰富IP和完整的产业资源,有想创业做集成电路的创业者,给别人用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向建军表示,“我创业的时候,得到了很多人的无私支持,作为过来人,也应该支持别人创业。”这是锐成芯微建立集成电路孵化器的第一个出发点。

另一个出发点,则是给朋友帮忙。彼时成都的富士通芯片团队被裁撤,向建军与该团队充分交流,于是建议他们干脆创业,锐成芯微来提供支持。锐成芯微的集成电路孵化器芯空间,可以说最开始专为这样的团队量身打造。

经过数年发展,锐成芯微的集成电路孵化器规模不断扩大,高峰时在孵团队达十余家公司,而最初入孵的原富士通芯片团队成立了成都蓉芯微科技有限公司,专注于低功耗MCU及电源芯片产品的研发,推出了当时业界功耗最低7nA的MCU。2018年初,蓉芯微获得了上千万元的A轮投资,并成为芯空间第一家出孵企业。


易态科技


材料是工业当中基础的基础,很多技术的进步都是基于材料的进步,成都易态科技有限公司2007年成立的时候,正是从原创的新材料技术做起,其原创的“金属间化合物膜材料”,被列入《国家十三五新材料产业发展指南》中的国家重点推广应用的新型节能环保材料,可用于大气污染综合治理、PM2.5空气治理以及工艺性液体清洁生产等,以领先节能环保材料实现蓝天碧水。

易态董事长高麟拥有多年新材料领域经验,曾担任上市企业总裁。他接触到一种新的金属间化合物膜材料,发现这种经过粉末冶金形成的新材料兼具金属与陶瓷的性能优势,内部密布纳米级别的孔洞,特别适合做过滤应用。

经过数年研发,易态成功推出刚性膜产品。此后易态开始承担科技部等各部委相关科研课题,制定了十余项国家行业标准,多项技术进入国家部委先进技术推荐目录,其中易态原创研发的“超低排放用金属间化合物多孔膜材料”,被列入工信部、科技部两部委发布《国家鼓励发展的重大环保技术装备目录(2017年版)》。




高麟表示,当时选择把这项材料技术由长沙带往成都孵化,看中的是成都数千年来创新文化底蕴与支持创新的氛围。因为新材料的研发到应用耗时很长,把一小块膜材料开发成可应用于工业极端苛刻环境的过滤元件,易态就花了6到7年时间。积累了第一款刚性膜产品开发经验,随后的产品迭代速度会越来越快,但如果没有成都的创新文化,和支持科研人员沉得下心来做研究的政策氛围,产品是很难研发成功的,也就没有后来的易态。

易态推出的刚性膜、柔性膜产品,可广泛用于工业前端的废气、废液处理,尤其解决了高温高腐蚀环境中污染物的处理问题,通过先进的膜过滤材料,将环保技术作为企业本身的生产环节,从源头的治理、过程的解决、工艺流程的改变来防治污染,同时为制造业企业赋能增效,变末端治理为全过程防,变耗费治理为增效防治,实现环保增值,且效果与末端治理的产品相比更好整体达到国际领先水准。

高麟指出,绿色经济赋能其它产业,不仅要解决企业的环保问题,更要能让其他产业提高效率,从耗费治理转变为增效治理,才能够被其他产业所接受,也才能在横向铺开的过程中快速推进。

随着工艺改进和应用场景探索,易态又推出了一系列新材料产品,其中纸型金属间化合物膜产品可有效过滤PM2.5,解决民用室内空气污染问题。目前易态已与数家新风系统制造厂商达成合作,兴建厂房以提高纸型金属间化合物膜产量。

材料有了,然后就需要找到材料的应用场景。易态花费了不少功夫寻找膜材料的应用场景,形成了针对新材料寻找应用场景的独特方法论。

第一步是先横向铺开,尝试把新材料应用于各个领域;第二步在横向铺开的过程中,根据每个行业特点开发新材料,在各个领域产生大量专利,并选取优势行业做精做专,以求打响市场知名度;第三步便是授权外部合作,扩大探索新场景的渠道。

在高麟看来,易态有两条生产线,一条是实物产线,另一条则是知识产线,用知识产线推动实物产线,实物产线做好了,又会反过来推动知识产线进步,两条产线相辅相成。

“膜的应用太宽泛,我们有一个专门研究膜应用的团队,做了几十个应用领域,都进行了知识产权上的保护,等到哪一个领域有相关需要,我们就直接进行技术授权。”高麟表示,在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,知识产权工作不容忽视,而这恰恰是大多数企业的盲点。


精位科技


成都精位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高精度室内实时定位领域,其UWB厘米级实时定位技术精度可实现1-10厘米的高精度定位,堪称室内的“北斗”系统,已经建立起自身技术壁垒,目前在结合智慧工厂、智慧新零售、无人驾驶等开展创新场景应用。

精位科技总裁兼联合创始人周宏亮曾经做过创投基金,看过很多项目,觉得成都好项目大部分都擅长在商业模式方面,很多企业是根据别人的技术和服务做集成商,相对来说缺少核心技术。这也使得他与合伙人们更愿意在成都去做有核心技术的企业。

在UWB高精度实时定位技术方面,精位科技拥有源头创新、底层技术和完整自主知识产权,具有高精度和广域的技术壁垒,在系统的射频最大射程、定位平台、定位刷新率、网络同步精度等关键技术指标上均处于全球领先水平。

周宏亮表示,精位科技每年研发投入大概在一千万,主要包括研发人员的工资支出。与此相比,2018年精位科技的利润也在一千万元左右,相当于利润全部用来做研发投入。

在这样的投入下,精位科技的UWB定位技术逐渐崭露头角,并开始在涉及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定位芯片。精位科技从2012年就推出国内第一套UWB高精度实时定位系统,多次刷新UWB指标,率先提出主动定位并实现商用。在此基础上开发设计了国内第一个UWB芯片——精位一号JR3401 ,同时推出相应的终端和基站配套模组,提供定位平台,满足合作伙伴顺利及时开发出自己定位系统,并于2019年3月发布并正式商用。



这种以技术驱动为核心的做法,也让精位科技在未来细分市场布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“以荷兰一家名叫Decewave的企业来做对标,它们一年在全球销售360万颗芯片,但是我们成本仅仅是进口产品一半,而且性能在很多方面优于进口产品。”周宏亮表示。

以往采用的“定位芯片发出信号,基站接受位置”的方式来进行定位,一个基站最多只能支持1.2万台设备的定位识别。精位科技采用主动定位的技术(即基站发出信号)可支持更加海量的设备定位识别。